现在的位置: 主页 > AG复古花园 > 正文
快乐大本营陈晓校花的贴身高手 那夜我趴伏在地
2017-01-17 13:09 AG复古花园
快乐大本营陈晓校花的贴身高手 那夜我趴伏在地偷窥着她的娇躯

  我爱上了我的校花姐姐,我心甘情愿成为校花姐姐的贴身高手,只为了能和她多待在一起。成为校花的贴身高手,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也许是年龄的关系,成为校花的贴身高手,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就如同我爱上了自己的校花姐姐一般。想要成为校花的贴身高手,爱上校花姐姐,我也早已分辨不清,到底自己心中是什么样的想法。

  

  校花的贴身高手

  我家住在一个大杂院的平房里,我上中学时父母常年在外地工作,每年回家的次数和时间都很少。我和爷爷、姐姐一起生活。虽然我学习成绩一直很不错,由于从小缺少父母的管教,但性方面的成长可能和别的孩子有些不同。

  我自从有了朦胧的性意识,就开始对姐姐发生了兴趣。姐姐比我大三岁,是学校的校花,但因为天天都能面对,所以也对她的长相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倒是对她衣服里面我不熟悉的世界越来越好奇,我想要成为校花的贴身高手,很大程度也是因为好奇的原因。当时我家的房子,我爷爷住一间,我在爷爷隔壁的大间(父母的房间,他们回来我就只能和爷爷挤挤睡,好在不经常这样)我住的大间里还有个小套间,那就是姐姐的闺房。

  

  校花的贴身高手

  我初中毕业那年暑假,姐姐正好高中毕业上班了,暑假里,白天她的房间锁着门,这让我想进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和她身体有关的蛛丝马迹的想法也成了泡影。晚上她回来,虽然房门开了,但我住的大屋是我家吃饭看电视等主要的活动场所,所以我也没什么机会进去,有时偷偷进去也会马上被姐姐叫出来。晚上,姐姐总比我晚睡一会,我在床上假装睡着后总能听见她反锁房门的声音,这使我更加对她在闺房内的情况产生浓厚的兴趣。什么时候才能成为校花的贴身高手,那样我就可以对校花姐姐的神秘身体,一探究竟。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在这年夏天,我偶然发现了一个秘密,就是校花姐姐晚上会端一大盆水锁着房门,在里面擦洗身体,这我早知道,天热嘛,我们都在家里洗。我发现的秘密是这种旧平房的老式木门由于用的时间都比较长而会有些裂缝。那天我发现我关了灯而大姐关了门在里面擦洗的时候,她门下面有一道微弱的几乎看不到的亮光。这一发现让我兴奋不已。我忙下床,轻轻的跑出房门,在爷爷的门口听了听,当确定爷爷已经睡着了以后,我马上回到屋里,蹑手蹑脚的走到姐姐房门口,趴在地下,从木门的裂缝往里看。一想到自己不用成为校花的贴身高手,都可以获得一探姐姐身体的机会,我就变得欣喜不已。

  我把眼睛小心的靠近裂缝处,以获得较大的观察角度,结果只能看到一点点姐姐的小腿和脚,看不见屁股,更别说上边了,我有些失望,但仍然很兴奋。我听着水声,看到一条淡粉色的内裤和一条白色背心放在床边,断定姐姐已经脱光了。虽然看不到屁股,但看到小腿和脚,配合着内裤和背心胡乱的放在床上,想象着上面的样子,仍让我兴奋不已。虽然夏天我天天都能看到校花姐姐的裸露的小腿甚至无意露出来的大腿,但这种情况下看到感觉则大不一样,毕竟是偷窥呀!

  这种举动让我感觉刺激不已,就连想要成为校花的贴身高手,这样的愿望也都抛到了九霄云外。我本想一直这样看着直到姐姐穿裤衩我再赶快回床上去,没想到过了一会姐姐蹲了下来,把盆子放在下面,擦洗下面!哇!我看到了姐姐大腿和屁股的侧面!虽然只是侧面,但这毕竟是我懂事以来第一次看见女人的裸体。在厕所看到的倒影毕竟只是倒影。

  

  校花的贴身高手

  很小的时候妈妈带我和姐姐去公共浴室的女部洗过很多次澡,但那时狗屁不懂,面对公共浴室那么多心甘情愿脱的赤条条的,让我看的大大小小的女人,我却傻的只知道用肥皂盒玩水,甚至连一点裸体女人的印象都非常朦胧。

  现在长大了,懂事了,但再想进公共女浴室简直比登天还难。不知道那么多女的当时盯着我的小兄弟看,会不会兴奋?不管怎样,我毕竟和很多女人一起洗过澡呀,看着大姐下身的侧面,想象着这些,我兴奋不已。

  这时姐姐站了起来,我看不见屁股的侧面了。姐姐擦干了身子,伸手去拿内裤,我努力的调整角度试图在姐姐穿裤衩的瞬间看到些什么,但事与愿违。姐姐伸手拿背心的时候,我连忙起身,提着拖鞋,蹑手蹑脚的跑回床上装睡,因为姐姐马上会出来倒水。

  

  校花的贴身高手

  我眯缝着眼睛,借助着大姐的房门打开后射出来的光线偷看平时很难看到的只穿背心裤衩的姐姐。由于大屋没开灯,姐姐是看不出来我在看她的。姐姐倒完了水,回到屋里,“咔嚓......”一下插上了门,又听到关灯的声音,我知道今天可看的镜头都完了。我回味着刚才的镜头,想象着姐姐现在在里面的情况,明天要想点办法把那个裂缝弄大点......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爷爷和姐姐已经在吃早饭了。我起床后胡乱的洗漱了一下坐下吃早点,一边偷偷的看姐姐房门上那个缝,想着怎么把它弄宽点。姐姐吃完了就上班去了。爷爷也出去找老棋友下棋去了。

  等着他们都走了以后,我就关上院子门,进大屋关上房门,开始琢磨姐姐的房门。我先趴下往里看了看,只能看见很微弱的光线下姐姐整洁的床。由于门锁着,我只能在外面干,我先试着动了动那块裂缝的木板,发现有些松。于是我用改锥将裂缝弄大了一部分。一想到可以看到校花姐姐的身体,我便觉得十分激动。想要成为校花的贴身高手,这样的愿望更加强烈。

  

  校花的贴身高手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有些紧张,我怕姐姐和爷爷看出来她的房门和以前略有不同,那改锥划伤的地方在家人都在的时候看起来如此的明显!大概是心理作用吧......我安慰自己。吃过晚饭,我们一起看电视。平时话多的我今天话特别少,而且比平时早的多就喊瞌睡了。我在爷爷房间里洗了澡,而姐姐一直都在我这边看电视。我上了床,偷偷的看着姐姐,有些着急也有些紧张。爷爷已经睡了,而姐姐好象今天特别爱看电视。我就假装先睡了。但我睡不着。我假装闭着眼睛,姐姐以为我睡了,走到电视前。我以为她要关电视,一阵窃喜,心想好看的东西马上来了,没想到她只是把电视的声音关小了点,我好不失望。好想成为校花的贴身高手,这样就可以随时随刻的和她待在一起。

  终于,我听到电视被关了,然后是水流进盆子的声音,接着是大屋的灯被关了。我悄悄睁开眼睛,姐姐已经端着盆子进了套间。当我听到熟悉的“咔嚓......”姐姐插门闩的声音,我动若脱兔!“噌”的一下窜起来,也没穿拖鞋,飞快的脚步很轻的来到姐姐门口,趴下把眼睛贴进裂缝。

  我这么快过来是想抓紧时间看姐姐脱衣服的过程,结果我看到的时候连衣裙已经在椅子上了,背心也在床上了。

  嘿嘿,我改造的裂缝果然看的清楚多了。我看到了姐姐的胸部!我不禁咽了一口唾沫,兴奋的无法形容。姐姐好象并不急于脱裤衩,而是就那样光着上身,好象在费力的拆什么东西的包装,拆了一会还没拆开,我听到剪刀的声音,我始终没看到到底拆的什么,但管他呢,我能看我姐姐光着身子最重要。这个时候,对我来说看到校花姐姐的身体最很总要,什么要成为校花的贴身高手,这样的想法,却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校花的贴身高手

  姐姐终于脱下了裤衩,我也终于看到了我梦寐以求的镜头!只见姐姐的那里有一撮黑毛,因为并着腿,下边看不清楚,但这已经让我几乎兴奋的窒息了!

  姐姐开始洗澡了,而我一边欣赏着,一边一只手揉搓着我的小兄弟。我当时的动作后来想来很搞笑,就是样子像个解放军战士一样一个胳膊撑着地,匍匐在那里,另一只手拿着“手枪”。姐姐终于转了个方向,而我也终于看到了她的屁股。我更兴奋了,几乎想破门而入,扑上去把脸埋在姐姐的屁股上。但我不能,那样太冒险。我就那样默默的欣赏着,默默的自我安慰着。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一会,姐姐已经在擦干身子了,我听到开柜子的声音,接着我看到她穿上了一条浅黄色的内裤,她把那条淡粉红的内裤扔进盆子,我知道她马上就出来了,赶紧跑回床上,面对着姐姐的房门假装已经睡着了。

  姐姐的房门开了,我看见她已经穿上了背心,接着听到她在外面洗衣服,过了一会,她忙完了,进门“喀拉”一声插上了门,关了灯,今晚的节目也就到此结束了。

  此后的一段日子,我每天晚上都进行着同样的偷窥行动,我很慎重,听到插门声才过去,还要确定爷爷也已经睡了,而看到姐姐穿上裤衩就赶快跑回床上,所以从来没有出事。

  快乐大本营陈晓校花的贴身高手 那夜我趴伏在地偷窥着她的娇躯